没什么说的 不高兴就是不高兴

【叶蓝】惧内

我昏迷 爱你两个字 说一万遍也不够  qwq亲亲仙女!

对酒忽暝:

给宝宝 @三寸 的生贺,真的非常喜欢你www


还是没有赶上你昨天生日发,不要介意呀!


=



笔言飞推开茶水间的门时,蓝河正在打电话。



“你别生气啦,是我错了……”



他不禁脚步一顿。



笔言飞与蓝河共事这么久,连办公室里的工位都是紧挨着,关系当之无愧一个“好”字,却从没听过他用这样的语气说话。



蓝溪阁的玩家无论与蓝桥春...

好恐怖 我半年没上lof了……

谁也不能欺负我宝宝

禁爆乱正:

一条条回复和私信都看了,非常感谢,感觉自己跟个傻子一样哭崩了。


真的非常感谢。


其实很多事情我都没有讲出来,我自己比较鸵鸟心态,能让我自己站出来已经用尽力气了。


这件事希望到此为止,我在这里表个态度:


谢谢你最后的道歉,我不接受,就这样吧。



如果一开始我就收到了像样的道歉,我保证连调色盘都没有。何况我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对方反而说无法转发我的微博,而她至今没有在我的屏蔽名单里,我没有进行过拉黑的操作。实际上是我无法评论转发她了。


不过就到此为止吧。我喜欢爆豪,喜欢我喜欢的cp,喜欢写文,不会因为...

“我觉得我们应该结婚。”

“……”迪恩有点想转身就走,被萨姆拉住了。

卡西迪奥又激动起来:“我们应该结婚!”

迪恩干笑一声:“呵呵。”

卡西迪奥很满意:“我也觉得拉布拉多半岛适合举行婚礼,我们真的很般配。”

迪恩:“???”

卡西迪奥又问:“你有车吗?我们要租婚车吗?”

迪恩得意洋洋地说:“我的车可漂亮了。”

卡西迪奥略一点头,又问:“它是什么车?”

“英帕拉。”

卡西迪奥撇撇嘴:“我觉得不怎么好看啊。”

迪恩想把手从卡西迪奥的手里抽出来,然后站起来打他,还是被萨姆制止住了。(“冷静点,迪恩,他中了咒语。”)

迪恩说:“那你别跟我结婚了!”

卡西迪奥沉吟了一下:“难道...

短的长评(....

哇的一声 宝宝你终于出现了  一直在等你  我还在想  我靠  不会是因为要写这个所以很痛苦干脆放弃lof吧??? 那就别写了哈哈哈(咳)
要不是我刷小号看文突然想起来你的行踪 差点失之交臂
啊!比起来你才是棉花糖!!真的吗?!真的有这么好吗?!假的吧?? 放声大哭  可以说是相当爱你了!
一直甜文?不存在的hhhhh 来sy我给你看新的世界(不是)
狂亲 惆怅一下  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看见呀  应该不常上lof的吧?QUQ

假的吧:

放假之后...颓废了 一直家里躺着看三国 说好的长评现在才写 哭
首先首先 这个人@埃德...

Destiel‖The Weather of Empathy

❀不想纠结时间轴 第六季背景

❀亲了 没抱  我已经很努力了!

❀summary:“你高兴,光就照我;你不高兴,雨就淋我。”


Castiel瞪了一下眼,Dean赶忙说:“别生气,别生气——拜托了!”


01.

 

 

这件事都要怪Balthazar。

但是Balthazar觉得很冤枉,他对Castiel说:“什么,怪我?不是你说要想办法帮你的宠物猫吗?”

Castiel板着脸:“我说过了,Dean不是猫。”

天使一有发脾气的模样,Dean一下有点...

Destiel‖丢掉这捧欧石楠

   ❀第九季背景 不出意外是最后一次这样写人类卡了 还有一篇鸡飞狗跳的小甜饼emmm 浪够了再写
   ❀又名:他们为什么会睡在一张床上(写的是我个人看法
 

  
  走廊上的灯暗着。 
  房间的隔音很好,所以当迪恩打开门的时候,他才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。 
  搁在门框上的手下意识捏紧了些,迪恩警惕地慢步往前走,循着声源过去,想拥有在不惊动对方的情况下制住对方的把握。谁知道那些等着爆发的蓄力在看清是谁坐在走廊上时,扑腾一下熄灭了。 
  “卡西?”迪恩快步走过去把他扶起来,“你怎么在这?” 
  卡西迪奥被...

蹭个tag就跑  刺激

我们怎样看待分离

有感而发 室友买晚了票要在寝室一个人待七天 她怕黑


最开始不习惯的人只有迪恩。

卡西迪奥神出鬼没,他的忽然出现让迪恩抓狂,不告而别亦然如此。

有多少次猎人抓狂地抱怨他连再见也不会说,都是出于真心。但这样的状况出现的次数日渐增多,抱怨便成为了调侃,再到最后迪恩把分离当成家常便饭,没有再蹦出一个字加以评判。


迪恩开始渐渐意识到,除了灵力,天使和人类之间的巨大差别还有时间。对于前者来说,生命的长河永无止境,或许分离一周或许只是一个眨眼的间隙,人类尚且不会预先申明自己要眨眼睛了,天使更亦如是。

所以他开始习惯卡西迪奥的每每不在身侧,而他又不断遭受许多别离,明白过来...

Destiel‖当我们看恐怖剧时我们在想些什么

 

906衍生

  
   
  这是一部烂剧。 
  迪恩耸了一下鼻翼,往嘴里送了一颗爆米花,然后在心里下了定论。他斜眼找了一下卡西迪奥,对方正坐在另一张床的床角,身体板得直直的,一手按在另一只包扎好的手背上,眼睛认真地盯着电视机。 
  似乎迪恩的目光存在感太强了,卡西迪奥很快把视线挪开,转过头看着迪恩,有点迷茫。 
  “我是不是应该……?”他迟疑地说,然后学着迪恩半躺到床上,背靠着床屏,又看了一眼猎人,有样学样地抓来一个枕头搁在腿上用来垫手,“我这样做对吗?” 
  迪恩“噗嗤”一声笑了:“我不是说……你没必要学我,按你自己...

1 / 9

© 三寸 | Powered by LOFTER